孟槐

前方遍地是坑,请注意脚下
(因为乐乎不方便切号,所以可能会很杂食)

【冰燃烧的尺度】花夭 (颜奕铭×李繁花) |几何、、、、

※拆CP高能预警!

※颜奕铭×李繁花

※架空同人,非剧情向

※渣文笔,渣剧情,OOC严重

※诱受美受单纯受,雷者慎入(lo主已经丧心病狂了,lo主已经疯掉了,lo主真的好想好想看繁花变成一只桃花妖!!!)

电梯:若梦、

         为欢、、

         浮生、、、

 

-----------------------------------------------------------------------------

四、几何

    从那天之后,繁花开始常常出去了。有时候会和颜奕铭打个招呼——“我出去了!”清泠泠的声音在屋里乍响,待颜奕铭再过去看时,哪里还寻得见繁花的影子;有时候则甚至于天亮之前,花妖就已经悄无影踪。若不是昨夜那渗进梦里的幽幽花香,颜奕铭甚至要怀疑繁花是不是回来过。
    颜奕铭不知道繁花去了哪里,也没有问。问又有什么意义呢?繁花不想说,他也并不想知道。又或者说他既不想要一个解释,也不想要一个真相。他已经……不太在乎这些了。
    他不在乎花妖去了哪里,是一个人还是和别人一起。颜奕铭甚至偶尔会冒出一个念头希望繁花是和别人在一起……这样,至少以后,以后的以后,会有个人,替他照顾这个小孩。

    在一个人静静待在屋子里消磨时间的的时光里,屋子里总是太过安静,颜奕铭连自己的呼吸声都听不见。这个房子就像是死了。
    连屋外那株桃花树都静了。

 

    颜奕铭沉默地站在树下,用手轻轻抚摸着桃树棕褐色的枝干,看着清旷的天空里依然盛放的桃花。

    他有些,想那只花妖……

    他不知道通过这种方式能不能让繁花感觉到,但繁花真的就回来了——就在颜奕铭放下手、准备回屋的时候,清泠泠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奕铭~~”

    颜奕铭有些不可思议地抬起头,正对上繁花一双碧色的眸子。花妖靠坐在开满桃花的枝丫上,轻轻浅浅地笑,一双玉白色的脚晃啊晃。
    它在树上轻轻一倾身,就跳了下来,携着漫天舞地的桃花瓣。

    颜奕铭下意识地伸出手,便将花妖抱了满怀。
    

    颜奕铭突然就明白了,花妖不会走,它的根在这里。

 

 

    山里的冬天总是比山下要来得早一些。

    不过还在冬月初,细密的雪花就已经开始从青灰的天空中飘下。温度还没到,那雪落在地上的过不了多久便悉数化了。但一夜之后,遥望整片山,也已是铺上了纯净洁白的颜色。

    剔透的雪花洒在依然盛放的桃花上,如时间静止于此。冰与寒的雪和柔嫩的浅粉色花瓣堆叠在一起,明明是两种分外矛盾的事物,却构筑出这世间独一无二的绝美。

 

    繁花哆哆嗦嗦地跑进屋,跳着脚拍掉头发和肩上的雪花与寒气,掀开被褥钻进颜奕铭怀里。

    “奕铭还不起床,懒死了!”繁花一边说着,一边抱紧了颜奕铭。咦,大火炉今天怎么有点不够暖和啊。

    颜奕铭半闭着眼,一手又将繁花搂紧了些,触碰到指尖冰凉的温度,连自己都感到心惊。自从第一场雪下了以来,颜奕铭精神已经大不如前了,全身乏力、发冷、胸口隐隐作痛,本就比常人略低的体温越来越冷,连繁花都察觉到他的不对劲。颜奕铭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熬过这个冬天。他本以为,自己对死亡早已足够淡然,然而此时此刻阴影笼上心头,他才发现原来自己对这个人世还有这么多的不舍与惆怅。不只是花妖,还有其他很多原本早已死去的念头,都因花妖而重新鲜活起来。家人,朋友,父亲的腿疾这个冬天不知有没有发作,母亲现在还会一提到他就哭吗,还有三弟那个调皮性子,将家里生意交给他真是令人难以放心啊……

    明年,待雪化了,就回去看看他们吧。

    如果自己还活着。

 

    思索至此,颜奕铭缓缓开口:“繁花,你愿意陪我回家吗?”

    “回家?”花妖疑惑地看着颜奕铭,“这里不就是我们家吗?”

    颜奕铭摸了摸花妖的脑袋,“不是这里,是我原来的家。”

    花妖小心翼翼地问:“奕铭,我们为什么要去那里,这里不好吗?”

    颜奕铭笑道:“当然不会啊,这里是我们的家,怎会不好?只是我也已有两年未回去见见父母了,身为人子不能尽孝,但总也不能让他们整日为我担心吧。”

    颜奕铭说这些其实繁花也并没有太听懂,只知道他并没有嫌弃这里苦闷,也就没再说什么,反正它素来对颜奕铭的话也是言听计从的:“好啊,只是……我不能离开我的树太长时间……”说着,却又可怜巴巴地瞟了颜奕铭几眼,像一只害怕被主人丢下的小猫仔。

    “无妨。不会太久的。”颜奕铭看着它的小眼神,一边感叹这小妖实在是像个小孩子似的还总是要人陪着,“等开春了咱们就出发吧,来回大约得一个来月的样子,行吗?”

    “嗯嗯行的~”繁花扑过来搂住颜奕铭。经过上次的事情,它其实是不太想出去的,不过相比起来,它还是更不愿意被一个人,不,一个妖留在这里。

    “那便暂时这样定了吧。好几年没回去,我也得备些东西才行。”还得想好带着这样一只显眼的花妖回去对家里人的说辞……想到这些,颜奕铭开始头疼了,怎的回去一趟牵扯出这般多的事?所以说果然啊,还是这山中清净的好。

    不过,想到可以回家,颜奕铭心中还是暖茸茸的。明明起初只是一个不知能不能实现的计划,如今却分外真实起来。家乡的亭台楼阁、大街小巷仿佛从不曾从回忆里褪色,它们就在那里静静地等待着,远方的游子和离家的孩子,终有一日会回到故乡。

 

 

 

    后来颜奕铭再想起那一天,总还是有些遗憾的。

    那一天来得很突然,但并不出人意料,或者说,颜奕铭心里早就有了准备。

    本来说好了带繁花下山采购年货。一大早,就见那小妖早已迫不及待地跑出门去,一边还回过身来不停地向他挥手,“奕铭你快点啊!”却在即将踏出门的一刹那,仿佛眼前的景色突然蒙上了水雾般模糊起来,甚至连门的位置都已然看不清。

    颜奕铭瞬间反应过来,手中下意识地在空中抓舞了两下,试图抓住什么东西稳住身型。他脑子里还清明着,繁花就在一旁,如果他在现在毫无预兆地倒下去,一定会吓坏那孩子的。
    眼前黑黑白白地交错,颜奕铭的意识也越来越模糊,直至终究沦为一片彻人骨底的黑暗。

    身体轰然倒下,什么都没抓住,什么都抓不住。

    留给这世界的最后一眼……

    最后一眼……

 

    ——繁花

 

 

****

 

    两年了,颜奕铭想。

    他被困在一片无边无涯的黑暗中,什么也做不了,只是想。想他这过于短暂的二十八年的一生,想他这光怪陆离的二十八年的一生。

    两年前的那个冬天,第一次晕倒,被诊出不治之症。因为不愿拖累家人,更不愿将本就不多的余生浪费在病榻上,而瞒着家里跑了出来,隐居于这青山绿水,桃花树下。大夫说他活不过一年,他就像个没事人一样搭屋,开荒,种田,就这样过了他原本预计的生命中最后一年。

    独自一人等待死亡,偶尔的时候,夜深人静,明月落春山空,说不孤独是不可能的。

 

    然后他遇见了那只花妖。在大夫预言的一年之后。

 

    与花妖相处的每一分光阴都仿佛是赚来的,是上天的恩赐,每一天,都仿佛新生。事到如今,他也不再在乎死亡的阴影是否悬而不坠,只是拼命活好他还拥有的每一天、每一刻,拼命地……不留遗憾。

    他喜欢花妖,在见到它的第一眼就喜欢。它第一次出现在他面前时美如赤子,使人发狂,使人沦亡。他几乎是用最粗暴的方式表达了自己的喜爱。

    ——喜欢它!把它留下来!让它只属于他一个人!

 

    整个世界,只有一屋,一树,一人。

    花妖的整个世界,只有一个人,只知道一个人,只依赖一个人。

 

    跑不了。

    ……跑不了的。

 

    当他发现开始不对的时候,身体不对,连脑袋也不对了,居然会答应花妖带它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花妖看他的眼神越来越不对,而他沉溺于那种眼神之中的程度却越来越深。像夏季的沼泽,表面是盛开的无际花原,一旦踏进,却噬人骨魂。

 

    他不敢想象他离开时的情景。本就是不忍家人伤心痛苦而来,却让另一个妖,陪他直至最后的妖,伤心,绝望……

    它还只是个孩子,还有那么多的时光等着它去一步步走完。

    而不是在这里枯等到红颜白骨,白骨黄土。

 

    可惜,时间已经不够了啊……

 

 

    颜奕铭缓缓睁眼,有些迷茫地对上花妖惊喜的眼神。

    他说不出话来,只能看着繁花将他微微扶起,一小口一小口地喂药。他不知道它是怎么下山找来大夫又是怎么学会煎药的,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只看得见那双眼睛又红又肿早已失了先前的光彩。想抬手再摸摸它的眼睛,却发现身体像滩烂泥,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

    什么都做不了……

 

    他看着花妖强颜欢笑问他感觉如何,哪里不舒服?费力动了动唇,却连一个安慰都无法回应,连那个名字都叫不出来。

    

    视线再一次模糊,颜奕铭睁大眼睛,黑暗与虚空逐渐蚕食他的身体。

 

    ——这是最后一面了吧,繁花

    ——最后一次了,想,看看你的笑……

 

 

****

 

    “奕铭,你看得见我吗,听得见我说话吗?”

    “奕铭?!”

    无论怎样呼喊,怀中人都是半点回应也无,除了那双还会缓慢转动的浑浊眼珠,再也不复往常的清冽。而那唯一的或许还能验证颜奕铭还活着的眼睛,随着时间的流逝,也渐渐变得暗淡无光。繁花环抱住他,俯下身,把耳朵紧紧贴在他左胸前,听着那里面一下比一下微弱的跳动,仿佛听着鬼差一步步逼近的锁链声,心底渗开满满的绝望。

    奕铭,你说过不会丢下我一个人的,可你为何不守诺言?……

 

    繁花往上挪了挪,把怀中的人抱得更紧。它的头顶顶着颜奕铭消瘦的下颌,尖尖的戳着有些疼。它从前竟没有发觉,这个日日陪它嬉闹的人,竟然已经瘦成了这个样子,抱在怀里都是空空荡荡的,突出的骨头硌得人生疼。

    它想起先前请来的大夫那缓缓放下的手和摇得很慢很慢的头。大夫的意思,是把这些药吃了就算了,或许还能见最后一面,交代后事……

    繁花一个恍惚,突然发现颜奕铭原本缓缓起伏的胸口彻底平静下来了。它惊叫一声,颤抖着去触他的鼻息,没了……没了……

    不会的,奕铭不会死的!不会的!!!

    繁花慌忙把颜奕铭紧紧抱在怀里,一只手覆上颜奕铭的小腹,淡淡的金色光芒从指缝间闪烁出来,进入丹田之中,顺着血脉流遍全身。

    良久,繁花收回手,原本红润的脸色苍白得可怕,乍一看去,就仿佛这床上倒了两具尸体一般。它喘息了一会,又把耳朵贴近颜奕铭胸前,听着那一起一伏的声音,缓缓舒了一口气。

 

    “奕铭……对不起,我没有找到办法,可以让我们‘同寿’的办法……”

    繁花伏在颜奕铭胸前,声音很轻地说。

    自中秋回来后的这些天,他走过了许多地方,问了许多的妖,有修行高深德高望重的山神,有飞过高山大海的大雁,有流连人间的山猫,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妖物。

    【人类的寿命是很短的】

    【为什么要与人类同寿,这不是折损你自己的寿元吗?】

    【那些不过是人类自己幻想的故事罢了。龙女?我都没见过呢,能让他们娶去了?!】

 

    所有妖都以为它不过是在说笑,就像它们听见民间流传的其他志怪故事一样。

 

    “我……只有这一个办法了……”眼泪再次凝在眼眶中,繁花抽噎着说,       “奕铭……我,我没有别的办法了……”

    怀里人没有半分动静,繁花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道:“奕铭,我舍不得你……我舍不得你……”

    哭声渐渐弱了下来,繁花眼睛通红,撑起身来,看着颜奕铭沉睡的脸,眼泪噗嗒噗嗒地落。它俯下身吻下去,用唇角一遍一遍地勾勒出那棱角分明的轮廓。

    “奕铭,你不要怨我……”繁花嗓子早已哭哑了,原本清泠的声音破碎得不成样子。

    吻落到颜奕铭唇上时,花妖闭了闭眼,想起初见那夜,手下的触感也是这般,从眉梢,到眼角,到鼻尖,到唇畔……

    只是那时这人还没有这样形销骨立,没有这样触手冰凉,那时,他还会抓住它的手腕……

 

    淡金色的光芒从小屋里透出来,光芒中隐约可见缠绕的花枝图腾,灿烂得竟似映亮了整个山坳。有不通灵性的小兽被这金光惊扰出洞,齐齐立起身,望向东方日出之地。

    不过一霎那,金光倏地又缩回屋中,夜色迅速重新占据这片山岭。月色与星辰,高高隐藏于九重天外的云层中。

    “呜——”一声长长的狼嗥,在这无边无际的黑暗中传得格外地远。

 

 

 

    当颜奕铭跌跌撞撞地跑出屋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般情景——

 

    桃枝上的花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着,仿佛永远都不会凋谢的桃花纷落如暴雪,香雪一般的花瓣铺了满地。环屋而过的小溪溪面严严实实地盖满了粉色的花瓣,溪水缓缓向外流动,下一刻却又被疯狂下落的花瓣覆满,仿佛一个止不了血的伤口,源源不断地向外流失着生命力。

    凝固了不知多少个年头的桃花终于被时间推动了年轮,发泄般地前进着,在下落的一刹那烧尽余下不知枯荣的岁月。

    它死了。

 

    颜奕铭撕心裂肺地大吼,扑到桃树下。桃花雪落了他一头一脸,他用颤抖的双手捧起那些花瓣,柔软的花瓣似乎还带着繁花肌肤的触感。

    滚烫的泪滴砸落在花瓣上,竟瞬间将花瓣砸成了齑粉。

 

    他慌忙放下花瓣,拍着树干叫道:“繁花!繁花!”

    没有人应他,像从前的无数次一样,用那清泠泠的嗓音应他。

     ——奕铭。。。

 

    “花……繁花……”

    颜奕铭也不知自己喊了多久,只觉得这场雪下得太长了,长得足以将人全身的血液都冻结成冰。他靠着树干缓缓滑下去,喉咙中只发得出呜咽不全的声音。

    视线里全是这场浅粉色的大雪。颜奕铭就这样坐着,一动也不动,任由浅粉色将他的视野中最后一线覆盖,任由这花瓣的雪将他没顶掩埋。

    让我化作你脚下的泥土,日日夜夜环绕在你的根须之间,你做一棵没脚的树,我做一片痴心的土,从此相依相偎,再不分离。

    别离开我……别离开我啊……求你了……

    ……求你了……

    眼泪倏地滑下。

 

 

 

****

 

    这天,颜奕铭一如既往地推开门,走到那株光秃秃的桃树下,浇了些水,拔掉几根在无人的寂静深夜偷偷攀上深褐色树干的藤蔓。做完这些,他抚着枯瘦的枝丫,和繁花说了会儿话。

 

    山中的日子闲静无声,日出而起,日落而息,每天的日子都像是对前一天的无限重复。 时间凝结在这个小山坳里的小院里,一天一天地凋落,像一季又一季的花期。

    这样一种似乎永远都不会结束的日复一日,常常会让人忘了这世界究竟过了多久。

    ——究竟过了多久?

    ——究竟,过了多久?

    颜奕铭也不记得了。

 

    “叽叽喳喳,唧唧啾啾~”

    树梢传来黄雀的叫声,轻盈的,卸掉了一冬的沉重。颜奕铭顺着鸟鸣声望去,远处山色是新长出来的翠绿,纯白色的絮云从一派鲜嫩的山岭间升起,悠悠荡荡地飘过碧蓝的天空。

    原来,已经是春天了啊……

    

    只有自己的这棵桃树,不论经历了多少春天,无论四周多么郁郁葱葱,自始至终,枯瘦虬结的老枝垂在足以唤醒世间一切的春风和沐阳之中,再没有生出一根新芽,再没有开出一朵桃花。

    “繁花,你若是再不回来,我怕是等不到你了,呵。”颜奕铭笑着对繁花道。他吃力地俯下身提起水桶,准备回屋。

    

    熏人的暖风拂过他面前,风中夹杂着几片浅粉色的花瓣,飘飘摇摇,忽上忽下,像作舞的精灵。

    颜奕铭猛地回过头去。

    一瞬间,他似乎看见繁花坐在桃树枝上对自己笑。它的身体有些透明,颜奕铭眼神已经不太好了,看起来很是模糊。

    

    花妖依然晃着两支脚丫,笑得和从前一模一样,明艳的,像朵盛开的桃花。

    颜奕铭也笑起来。他走到那株光秃的桃树下,向着花妖遥遥伸出手。

    繁花歪着头看了他一眼,从树上跳了下来,携着漫天舞地的桃花雪。

 

    -完-



--------------
上一章

-----------------------------------------------------------------------------

卧槽这篇拖了一年的文终于完了,尼玛原本预计的一章1000结果翻了4倍不止,对自己感到由衷的绝望……坑了我一年啊……

一切的一切都来自于死蠢的lo主想要看繁花变成一只桃花妖,啊,美好的桃花妖精~~~~~~~~~~~(我对繁花是真爱不解释)

蠢槐第一次写这种文风,所以苏雷得非常爽QAQ

主攻诶,作为一个万年主受党我终于写了主攻了啊啊啊啊!

全文含有多处学习借鉴之处,所以不使用原创授权(这真的只是一篇花痴向习作,各位大人烦请见谅,鞠躬)

下一篇文,说不定还是繁花?

评论 ( 1 )

© 孟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