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槐

前方遍地是坑,请注意脚下
(因为乐乎不方便切号,所以可能会很杂食)

补档 聂瑶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连一根头发都没有”突然破功笑出声。瑶妹的头发想来也是极好的,又黑又滑,像缎子一样。

苏夫人:

假设聂瑶是真真正正的相爱相杀。


很多很多年后,聂明玦解封归来。


没有怨气,神志清醒。蓝大依旧在闭关,得到消息后来清河探望。


 聂大闭门不见。


聂大被分尸那些年。


瑶妹常常抱的他的头流着眼泪睡去,或者对着他的头倾诉一夜。


以前活着不能说,不敢说,说不出来的话都在那时说了。


聂大清醒后,发现棺材里的瑶妹早就魂飞魄散,尸身也被他亲手撕碎。


他死去的那些年,瑶妹尚且还有一颗头。


瑶妹...

2017-10-07

一个突如其来的书单安利

舞雩:

来自两条鱼(其实加起来是六条)的诚意安利!


有兴趣的话,请放心大嚼!


林小鱼:



我跑去和 @舞雩 老师说:我想去lof安利一本书


五鱼老师:吼哇


我:不然我们各安利五本书吧


五鱼老师:吼哇



于是就有了以下这个书单安利↓



 @舞雩 :


宇文所安:《追忆——中国古典文学中的往事再现》


中国传统里很难发现西方意义上的悲剧,中国古代文人往往更倾向描述时间的哀愁。宇文所安的阐...

2017-07-30

【高方】雨季 . 贰

------------

关于哪吒的私设,就是他是一个狗比富二代,为了读警校,和老爹闹翻了。(毕竟我就是这么一个低俗的玛丽苏[摊手])

我的锅我没看见片尾的演职员表……但写都写了也懒得改了,桐桐还是叫继续叫桐桐吧,乖……

----------------

第一章

----------------


【二】


冰冰最后还是没答应哪吒的邀请。

她私底下和高刚提起,说是想带大师去国外配一副好一点的义肢。国外现在有公司能够做智能肌电义肢,但是价格也比普通义肢高了好几倍不止。虽说队里有发抚恤金,医疗费也没让他们出,但还是远远不够。加之冰冰刚参加工作,大师又不是一个能存钱的...

2016-10-15

【高方】雨季 . 壹

#私设遍地

#与真人无关与真人无关与真人无关重要的话说三遍

————————


【楔子】


桐素山迎来了雨季。


中弹的地方留下来一个不大不小的坑印,周围是一圈坑坑凹凹的疤痕。


高刚扣一顶半旧草帽,穿着花衬衫和短裤,开一辆突突突的四周都没了窗的破越野,像一个土财主一样,从山下一路巡视到山上。


到山顶时,恰好雨过天青。


【一】


伤好之后,上面给了小分队一个月的休假。休假前夕,兴奋异常的大家伙儿聚在一起吃吃喝喝,聊天扯淡。


木星捡了条命。

冰冰被剃了额角一撮头发,一气之下冲进理发店,指着手机里某位女歌手早年的照片说给老娘也来一...

2016-10-06

【冰燃烧的尺度|海赢X李繁花】一辆车,要什么标题┑( ̄Д  ̄)┍

 我居然也有啥都不放直接放链接的一天Σ(⊙▽⊙"a !!!


-完-


 ---------------

才发现我lof里居然全是奕铭和繁花的文,我真是个拆cp小能手:)

这辆车简直是一股清流。。。

2016-08-18

【魏长泽X江枫眠】欲买桂花同载酒 . 壹

注意cp注意cp注意cp

私设成山!!!

江粑粑小天使设定,魏粑粑大wifi设定

没有文笔没有文笔没有文笔!!!

请确保以上都能接受,再决定是否往下继续阅读


【楔子】


云梦的冬天很少下雪。

江枫眠听老孙头说,魏长泽来的那天,下了他这辈子见过的最大的一场雪。


窗棂被猛地刮开,西风卷着絮雪,狂吼着涌进来。独留那孤独无依的窗扇,在风中来来回回徒劳地转动着,发出一声又一声令人牙酸的声响。

——吱嘎

——吱嘎


阿泽,你看,又下雪了。...


2016-07-31

【魔道|曦澄曦】泽芜 . 壹

#射日之征梗,澄妹视角

#感觉箭头细得几乎没有……

#我要写帅气的蓝大哥哥!!!(吃shi吧你个渣渣!

#人物属于墨香大大,ooc属于我

-------------------


江澄看见蓝曦臣的时候,蓝曦臣正蹲在一个面目焦黑几近血肉模糊的重伤修士身边,握着他的手。

那面容精致如玉雕,右脸上沾着几滴溅上的血迹,便似白璧微瑕,不掩其瑜。

江澄脑子有一瞬的空白。


他已经,很久没见过,

……这样的笑容了。


【一】


时隔两年,江澄再一次见到蓝曦臣时,

物是人非

他想。


“江宗主。”

“蓝宗主。”...


2016-05-22

【薛晓薛】【填词】空城


原曲:雪白の月  

原唱: KinKi Kids


谯门无人眺 长街落日满荒草
风起尘埃杳 幡声慄慄如涛
跫音点破黄昏 点破一盏灯
剩一个人 等一座城

流水逐星辰 浮萍聚散了无根
残夜斫霜痕 岁月无情自春
拾载形匿声销 旧梦谁惊扰
梦醒又道 往事难了

湖山孤棹 月下迷雾笼长桥
谁人笑 又叹寂寥
梧桐栖枭鸟 鬼域落星晓
岂料灵台覆尘嚣

思君却不可悼 肠断人琴魂已消
忆昔年语笑  曾共许知交
醉后何妨轻佻 唇意又上眉梢
谁深陷泥沼 ...

2016-05-20
1 / 3

© 孟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