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槐

前方遍地是坑,请注意脚下
(因为乐乎不方便切号,所以可能会很杂食)

【高方】雨季 . 贰

------------

关于哪吒的私设,就是他是一个狗比富二代,为了读警校,和老爹闹翻了。(毕竟我就是这么一个低俗的玛丽苏[摊手])

我的锅我没看见片尾的演职员表……但写都写了也懒得改了,桐桐还是叫继续叫桐桐吧,乖……

----------------

第一章

----------------




【二】



冰冰最后还是没答应哪吒的邀请。

她私底下和高刚提起,说是想带大师去国外配一副好一点的义肢。国外现在有公司能够做智能肌电义肢,但是价格也比普通义肢高了好几倍不止。虽说队里有发抚恤金,医疗费也没让他们出,但还是远远不够。加之冰冰刚参加工作,大师又不是一个能存钱的人……

高刚二话不说就把存折塞给冰冰,冰冰也急了,当时就要把这钱还回去。

“高队,这钱我真不能要……”

“拿着!跟我客气啥,等你以后发了工资再还我就是了。”

高刚拿出队长的气势,硬是让冰冰把这钱收了下去。看着冰冰离开的身影,高刚心里琢磨着,这几天得躲着点大师,否则他怎么把这钱给冰冰的,大师就能怎么把这钱还回来……



就这样过了十多天近乎混吃等死的日子,其间高刚甚至还帮路人抓住了一个公车小偷。冰冰也终于打电话来说是已经在联系国外的医院了,话里提到哪吒跑去找了他家老爷子,借着老爷子的人脉,才能如此迅速地安排好一切……

高刚挂了电话,点了支烟,沐在春城午后微醺的阳光中,有些欣慰地想,年轻人的事,已经不是他们这些有代沟的大叔能够揣测的了,不是有句话吗,儿孙自有儿孙福……啊呸,自己好像还没有这么老吧。


他看了一眼表,差不多是时候去接桐桐下课了。想起小学门外那摩肩接踵人仰马翻的人群,高刚就一个头两个大。就在他准备把手机放进裤兜里时,屏幕显示突然来了一个陌生电话。


*


指尖落在屏幕中央,半晌没动,任由手机无声地震动着——

终于在自动挂断的最后一刻,滑向了接听的方向。


*


对方自称是一个律师,奇先生的代理人,目前在泰国清迈,因为涉及一桩泰国土地交易,需要和高刚详谈,如果方便的话是否能够亲自过来一趟。

高刚沉默了很久很久,久到那边奇怪地问,“高先生,请问您还在听吗?”

“好。”

他挂断电话,桌面突然跳出一封彩信。图片上,碧绿的茶田沿着山脉起伏绵延,隔着屏幕,仿佛都能感受到茶叶混合着远山的清香。


方新武留下的茶园。



*


“怎么这么快又要走?”晏璐看着高刚收拾行李,微微皱着眉说。

“那边有点后续事宜要处理。”

“好吧。你……”晏璐似乎想说什么,犹豫片刻,终究还是没说,“你自己小心点。”


高刚推开卧室的门,有些惊讶地看见桐桐一个人站在门外。

小女孩抱着几乎和她一样高的大熊,怯生生地问:“爸爸,你又要走了吗?”

高刚心里狠狠揪了一下。他蹲下身,抚摸着女孩儿乌黑柔软的发顶,说:“爸爸有工作,要回去处理,桐桐还可以和爸爸用手机视频啊。”

“可我想爸爸陪我……”

“这样,爸爸答应桐桐,等桐桐放暑假了,一定回来看桐桐,好不好?”

桐桐眼睛里包着泪花,一边哭一边用手抹,一边抽着说:“爸爸拉钩。”

“嗯,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两只拇指“嘬”地一按。

一大一小,一黑一白。




*


这次没有直升机,高刚从磨憨口岸出发,乘船前往清盛。一路上,澜沧江自崇山峻岭而开阔,如碧江水奔涌如龙蛇。高刚拿着手机拍了几张照片,想起桐桐刚教他的手机P图技能,默默捣鼓了半天,终于选了一张勉强满意的给桐桐发了过去。


或许世事真是如此巧合,高刚恰好碰上了回程中的水上巡逻执法部队。十数个边防武警战士持枪骈立于甲板之上,如松如杉,凛然巍峨。

身边站着一个小女孩和妈妈,小女孩也看见了,高兴得拉着妈妈的手直叫“妈妈你看!妈妈你看!”

“对啊,是警察叔叔。”

“以后我也要当警察!”

“真的吗?”

“嗯!”

妈妈把小姑娘抱起来,“我们小妹真厉害!那咱们先给警察叔叔打个招呼吧。”

小姑娘抬起肉呼呼的小爪子,举到脑袋顶上,遥遥对着巡逻部队的船只,敬了一个……少先队员的礼。

高刚忍不住笑了起来。


*


当天下午,渡船到了清盛,再换乘公交。又小又破、充满了土烟和汗水味道的公交车在泰北的群山中颠簸了四个小时,终于到达了茶山。

茶山一如既往的青山碧色,山间处处弥漫着流云般的轻岚。茶园中的居民正在采摘新茶。

方新武的离开似乎并没有对这里造成任何影响,所有的事情依然井井有条地进行着。他早已安排好了一切。一切只待这天的到来。


第一次听到“桐素山”的名字的时候,高刚不禁想起了桐桐,嘴角忍不住轻轻上勾。方新武看见了,挑了挑眉,没问啥意思,只是颇有些意味深长地看着他笑了一下。


高刚当时有点想问问他在笑什么。

……他甚至连桐桐的名字都未知晓。


就像现在,他也很想问方新武为什么会把自己的电话留给那个律师。


他觉得心里很空。

可往事疯了一样地找他,要拼命把他拉回那个晦暗不明的雨季。


所以他回到了这里,在方新武的安排之下,却冥冥得像是命运。


——桐素山无人可问,无事可追。



*


茶园是方新武十年前以私人的名义租的,租期三十年。

他大约也早知道自己恐怕难得善终,委托一名律师代理了此事,万一他身故,这租约也依然有效。

十年过去了,很多曾经被毒枭戕害的原著居民早已在这片土地重新安家,奇先生是这片茶园的主人,也是他们的庇护人。


到了茶山的第二天,高刚就与律师见了面。律师是中国人,定居泰国,泰语说得和方新武一样溜。见面并不像高刚想象中的严肃,律师是个挺好玩的人,像个把高刚当成了游客的导游,说了很多泰国的奇闻逸事,说国内物价太高,赚着人民币花着泰币的日子才是最舒服的日子,并真诚地欢迎高刚来到泰国投资。高刚叼着根烟,凑到火机前点着了火,才半抬着眼皮含糊不清地回答了他。


方新武早就给高刚编了个假身份,还好,不叫钱多多。


在律师的协助下,新的土地租约合同很快就签订好了。新的地主叼着根烟,和律师握手道别,笑得一脸懒散,像古时的浪子与剑客。


*


高刚算了算,他的休假大约还有十天时间,索性把自己扔在了茶山里,穿着花衬衫和大短裤,漫无目的满山瞎晃,和茶农们连比划带猜地交流。几天下来,还真让他学会了几句最简单的泰语。



高刚常常站在山顶,一眼望下,满目青碧秾艳,雨水冲刷着一路行来的漫漫尘土,茶香浸入了这片山林的骨子里。


是夜,老式别墅前一片开旷平地上,立起一张巨大的白幕,茶园的居民都搬着凳子来到这里。人群后架起一台老式胶片放映机,转起来咔咔轻响。在放映机的光线之中,无数细小的飞灰漫天飞舞,毫无规律和章法,在莹白的光芒中划过悠然的轨迹,随后再次遁入黑暗;像无数隐藏在黑夜中的精灵,只在逢到光的一霎那,才闪现在人们的脑海里。

电影是很老的电影,布景粗糙,棍棒相击时“铛铛”地响个不停,以现在的审美看来,颇有些奇异的夸张。唯有白幕上那一个个鲜活的人物,自记忆中逐渐染色,复苏,栩栩如生,动人心魄。

高刚仿佛回到了小时候的镇子,每逢双休,坝子上都在放露天电影。彼时正值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满大街都充斥着盗版碟片。那个年纪的男孩几乎都是读着金古的小说长大的,他们的英雄,是倒提长刀快马江湖的侠客;他们所读所念,是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隐居避世般的日子实在太过美好,几乎让人忘记这里曾经是遍植罂粟的流毒之地。


有些忘却,未必不是美好。



*


当然,并不是所有遗忘都是如此。

茶山的信号实在不敢恭维,经历了第一天满山找信号的尴尬之后,高刚索性把手机扔进了抽屉里。

五天之后,当高刚终于想起了那个被他忘到后脑勺了的手机时,一开手机,看见十几个未接来电,不禁愣了一下。


最新的一个是3小时前,来电人郁平。


高刚拨了回去。


*


锋利的眼神在一霎那苏醒,彷如一柄名剑,出鞘时,泠然剑声拔地而起,锋利天光自鞘口缓缓显露,如光如影,壮阔非常。

那是现实安逸的生活所无法磨灭的,属于豹子的眼神。

他是高刚,云南省厅禁毒总队队长。


*


对面郁平的话音掷地。

“老高,你的休假结束了。”


--tbc--


上一章




---------------

请忽视wuli高大队长神出鬼没的签证问题orz……

可以勉强算周更吗(抱头跑走)……

下一章要开始小分队作战啦,天呐我本来就没多少的脑细胞怎经得起这样的经费燃烧……



评论 ( 6 )
热度 ( 41 )

© 孟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