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槐

前方遍地是坑,请注意脚下
(因为乐乎不方便切号,所以可能会很杂食)

【魔道|曦澄曦】泽芜 . 壹

#射日之征梗,澄妹视角

#感觉箭头细得几乎没有……

#我要写帅气的蓝大哥哥!!!(吃shi吧你个渣渣!

#人物属于墨香大大,ooc属于我

-------------------



江澄看见蓝曦臣的时候,蓝曦臣正蹲在一个面目焦黑几近血肉模糊的重伤修士身边,握着他的手。

那面容精致如玉雕,右脸上沾着几滴溅上的血迹,便似白璧微瑕,不掩其瑜。

江澄脑子有一瞬的空白。

 

他已经,很久没见过,

……这样的笑容了。

 

 

【一】


时隔两年,江澄再一次见到蓝曦臣时,

物是人非

他想。


“江宗主。”

“蓝宗主。”

 

两人礼节性地问过好后,分别在厅中两侧入坐。

清河聂氏的家主聂明玦面目不善地坐在主位上,看着右手边还无人的那个座位。

“金光善呢?”

“大约是还未到吧,我已经差人去问了。”蓝曦臣一身白衣胜雪,面如冠玉,云纹抹额端端正正系在额间,乍一看与平时并无二致。

却终是有什么不一样了。

往日的蓝曦臣,总是让人如沐春风的。无论是谁,只要看见那个温雅的笑脸,再大的脾气也没有了。就算是江澄,他是知道自己性子急躁的,可只要一看见那人的笑,登时心底便是一片澄澈,半分气性也出不来了。

只是今日,那个总是带着清煦温雅的笑容的蓝曦臣,却似乎不见了。

他不笑时,倒和蓝忘机那小子更像了,清淡严正,如冰似霜。

原本两人便有八九分相似。如今,若非蓝曦臣腰间悬着的一管白玉洞箫,江澄几乎都要怀疑对面之人不是蓝曦臣,而是蓝家二公子蓝忘机了。


原来不只是自己,几乎所有人,都已变作了另一个模样。

从前的那个自己,早已随着曾经不谙世事的年少时光,不知死在了何方。

那少年死得那么惊涛骇浪,却又如此摧肝断肠。


江澄看着蓝曦臣身上的衣物——那分明是用白色细麻裁作,而款式正是……姑苏蓝氏的丧服。

披麻戴孝。

脑子里竟又闪过这句话来。

与此同来的,还有那家伙说这话时带着轻笑的尾音。

——江澄你看,这蓝家的校服一片白,跟披麻戴孝似的,多不吉利啊。

“不要乱说话。”他狠狠剜他一眼。


魏无羡啊魏无羡,你可知,这一语,成了多少人的谶言?

 

 

【二】

兰陵金氏宗主不至,会议便不能开始。聂明玦身为主人,自不能晾着江澄干等着,侧身与江澄闲聊起来。

“江宗主,莲花坞之祸,聂家未能及时前去救援,聂某万分抱歉。”聂明玦说这话时,面上仍是一贯的肃穆威严。

江澄面无表情,垂下头一言不发,手指却不自觉扣紧扶手,太过用力,以至青筋毕露。

莲花坞之祸,发生得太过突然,不过一夜之间便已山川异色。待其他仙门得知消息赶过来时,早已是来不及了。

蓝曦臣见状,忙道:“江宗主节哀。令尊与令堂之事,蓝家亦深表惋惜。如今四家同为盟友,我等必当尽力助江宗主夺回莲花坞,必不让温狗再在贵仙府肆意妄为。”

一边说,一边用眼神示意聂明玦莫要再提此事。


清煦温雅的声音灌入双耳,江澄终于回过神。

他缓缓站起身。十七岁的少年,身形已经很高了,只是看着还有些单薄。连日变故,几乎生生又削去了一层皮肉,少年双颊都陷了下去,便如风中摇曳的一杆细竹,过于纤细,以至于让人会怀疑他会不会被断在这场突如其来的风暴之中。

只是这竹,却是木中最韧之物。纵是狂风卷席,冰雪侵销,摧枯拉朽,倒折无数。然而只要风雪一过,那曾经弯下的腰身,总还是能重新站起来,傲然于冰雪荒原之上,林立成一片不灭的翠色。


“多谢二位宗主相助。莲花坞虽落入敌手,但只要……我江澄还活着一日,江家就一日不倒。父母血海之仇,江家满门之债,一桩桩一件件,我定要温狗……”

“——血债血偿!”

少年的声音有些嘶声的尖利,他握紧了掌中紫电,紫电似是亦感受到了主人的怒气,噼啪闪出细小的火花。

 

“好!”聂明玦拊掌笑道,“江宗主小小年纪,便有此雄心壮志,聂某敬佩。”

“聂宗主少年英雄,这般赞誉,澄愧不敢当。”江澄微微颔首,坐了回去。

“江宗主不必与我客气。我那幼弟与你年岁相差无几,若是能有江宗主二一……”

话音未落,门外进来一个侍从,领进来一个门生模样的人。那人一进门就伏倒在地,不敢看聂明玦,身子微微发抖。

聂明玦眉间闪过一丝不郁之色,却还是蓝曦臣先开口,温声道:“你是金家的门生吧,金宗主有何事,不妨直说,我们自不会怪罪于你。”

“金宗主请小人报二位宗主,兰陵附近突现大量走尸,他身为家主……暂时走不开。”那门生依然不敢抬头,战战兢兢说道。

闻言,聂明玦剑眉皱得更深,冷哼一声:“哼,此等鼠辈!”

阶下人登时颤栗得更厉害了,只是看不清他此时表情,想必也应该是相当精彩。

蓝曦臣的脸上倒是依然淡淡的没什么变化:“我们知道了,你下去吧。”

那人忙不迭地告退。

 

聂明玦脸色愈发难看,看得出是当着外人的面不好发作。只是那上位者沉沉威势压下来,也已是让江澄不觉有些心跳加速,呼吸急促起来。

厅中气氛越发压抑起来,连带着蓝曦臣面色都不大好看。

聂明玦几次想开口,然而最终亦没说什么,只是让仆从送江澄一行人去了客房,并言改日再议。

江澄走出不远,便听见身后传来重物落地声,隐约夹杂着的,还有蓝曦臣温言的劝阻声。

他回望一眼,右手不自觉紧握成拳,拇指摩挲上掌心紫电,随后狠狠扭回头。

金家。呵,金家……

 

-tbc-




--------------

只是想看蓝大哥哥打仗所以出来的一个脑洞……然而我是打斗废啊摔!!!基本没看过看修仙文所以真的不知道修真界打仗怎么打……唯一看过的一篇现在才反应过来:卧槽男神你家飞剑只在开场时供我家宗主装逼用了一下,其他时候压根没见了啊!

哪位太太知道的,跪求科普QAQ

澄妹性格好难把握真是要死了orz

下一章可能会有小怀桑出现,小天使就是用来调节气氛的嘛~~










评论 ( 11 )
热度 ( 54 )

© 孟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