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槐

前方遍地是坑,请注意脚下
(因为乐乎不方便切号,所以可能会很杂食)

【魔道祖师】蓝曦臣嫁弟记

#蓝大视角,带微量忘羡

#意识流,有病风

#人物属于墨大,ooc属于我

 

 

【一】

仙门中曾经流传过这样一句话。

泽芜君是唯一可以读懂含光君的人。

 

许多人猜测他们兄弟之间或许是有着某种心灵感应。

有好奇之人借酒盖了脸,直接问上来,泽芜君也便和煦地笑笑,不作回答。

他其实不会读心,只是比旁人对蓝忘机的了解多一点。

射日之征后,含光君似乎变了许多。但在蓝曦臣眼中,他的弟弟始终没有变过。

比如开心时的微微上翘的唇角,喜欢时不觉流连的目光,厌恶时浅浅皱起的眉心。

当然,一切的一切都极其细微,细微到他人根本发现不了的地步。

只有他能发现。

对于这一点,蓝曦臣其实颇为自豪。

 

泽芜君也是个坏心的人。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常常会在旁人面前拆开弟弟脸上那层冰封似的伪装,每次都令含光君无言以对。

被兄长戳破,尤其是在有旁人在场之时当面戳破——闷骚很郁闷,非常郁闷。

偏偏这郁闷又能再度被兄长看破,于是那春风般的唇角弧度便越发悠扬起来,好似纸上飞起的一笔清锋。

 

 

 

【二】

或许他们之间真的有心灵感应。

蓝曦臣想。

 

因为现在蓝曦臣的心口在痛。

犹如冰凉的琴弦缠绕上去,一寸一寸地切开血脉,逐渐收紧,直至头晕目眩,难以呼吸。

他在恐惧,因为面前那人的眼神那么陌生,他认不出。

他有些绝望地叫道:

“……忘机……”

 

 

【三】

“铛。”

碎玉之声。

裂冰茫然地在泥土中滚了几圈,再不动了。

蓝曦臣走近一步,唤他。

 

“……忘机……”

 

他似乎还想奋力扯出一个像从前一样的的笑容,却最终也只是牵了牵嘴角,牵出满眼的酸涩。

“你连我也要……动手吗?”

 

避尘横在蓝曦臣和魏无羡之间。蓝湛用自己做了一个屏障,自始至终,不曾后退半步。

那双淡色眸子里沉了霜,饮了血色。仿佛射日之征中那一轮痴红的月色与光。

 

 

 

【四】

那双淡如晨雾的瞳孔随着裂冰的轨迹转了一圈,又投回在蓝曦臣身上。

蓝曦臣近乎停止的心又重重跳动起来。

他试探着又向前迈了一步,声音怀揣着些许颤抖,和难以抑制的希冀:

“……忘机……”

 

淡色的瞳孔静静看着他,没有任何预兆,兀地向上翻去。

“忘机!”

蓝曦臣冲上去抱住蓝忘机直直向前倒下的身子,同样接近极限的身体却承不住两人的重量,一同跌倒在地上。

一股细小而温暖的灵力自丹田中缓缓渗入五脏六腑,蓝忘机一顿,猛地挣扎起来。

蓝曦臣一手死死把他抱在怀里,另一手不断输送灵力,呵道:“别动!”

随即那声音颇为后悔地柔软下来:“忘机……对不起……是我,是哥哥……没事了,都没事了……”

蓝曦臣试着用下巴去蹭蓝湛的发顶,不停地在他耳边唤他,用他最温柔的声音唤他:

“忘机……忘机……阿湛……阿湛……”

蓝湛的身体在听到那声的时候猛地僵硬片刻,终于渐渐软化下来。

 “阿湛……阿湛……没事啦,哥哥在这儿……”

温软的声音好似摇篮曲,疲惫至极的身体在悠悠扬扬的吴调中恍惚陷入一场旧梦。

他枕在蓝曦臣曲起的腿上,闭上眼,是儿时无数个玉兰树下的午后。玉白的花瓣擦过哥哥的脸颊,落下时,恰恰盖在弟弟的唇上。

 

 

【五】

“忘机,哥哥永远也不会与你为敌。”

 

 

【六】

蓝湛起身,直直跪在蓝曦臣面前,一双眸子直视蓝曦臣,淡若琉璃,坚若磐石。

“忘机……你……”他似乎废了极大的气力,才能把接下来的话吞进去。

蓝湛没有说话。

但蓝曦臣能看明白。

 

 

蓝曦臣闭了闭眼,终于看着蓝湛笑了笑。

笑容一如春风。

却一晃而过。

那笑容挣扎着闪现了一霎。他的嘴角太沉,似坠了千金之重,是那春风般的笑容所难以承受的。

蓝曦臣握住蓝忘机微凉的手,放在手心。

“去吧,和他好好过。”

 

“兄长……对不起。”

蓝湛揽过魏无羡一只手,将他扶起,转身踏上避尘剑。

 

身后突然传来蓝曦臣的声音:

“别回蓝家了……”

“……忘机,别回来了……”

 

蓝湛没有应答。亦没有回头。

一白一黑两道身影,迅速化作远处孤渺黑点,转眼间,消失不见。

 

 

【七】

……别回来了。

若是罪孽,哥哥替你担;若是责罚,哥哥替你受。

 

蓝曦臣当年在父亲病榻前发下三个重誓。

 

一为剿灭岐山温氏。

他做到了。

 

二为重振姑苏蓝氏。

他亦做到了。

 

三为兄弟同心,一世相护。

 ……


——这是他的誓。

 

 

蓝曦臣忽然自暴自弃地笑起来,抬手,对着后颈风池穴狠狠切了下去。

 

 

 

【八】

传言乱葬岗的天空是血红色的。

视线划过天空的时候,蓝曦臣看着那片清旷的湛蓝,忽然就恍了神。

 

 

 -完-


评论 ( 25 )
热度 ( 162 )

© 孟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