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槐

前方遍地是坑,请注意脚下
(因为乐乎不方便切号,所以可能会很杂食)

【魔道祖师】一个关于聂二重生的脑洞

#好久没来了存个旧文

#怀桑中心向,含微量曦瑶曦

#人物属于魔祖,ooc属于我


(其实这篇文还有一个起点风的名字……)


【重生之废柴仙督】


-------------

 

 

“二公子……二公子醒了!”

聂怀桑醒过来时,头疼欲裂,痛得像是刚死过一次又被人强行把魂魄硬塞回来似的。

他没睁眼,放任垂下的眼帘前一片黑暗,身体的疼痛一点一点回归意识。

醒啥?醒了还不如不醒,醒过来,然后再被那姓金的折磨得又一次昏死过去吗?

 

自从蓝曦臣死于一场夜猎之后,金光瑶性情大变。从前那个未见人身,先闻笑语的敛芳尊似乎也随着云深不知处后山深处的灵椁葬进了尘土里。闭关三月,再出来,金光瑶仿佛换了一个人,笑容阴郁,行事阴晴不定,手段也愈发狠辣,辗转数十年,或暗或明地吞并无数修仙世家。

金家俨然已成了新的太阳。

与之相应的,清河聂氏却在他手中日益落魄。当年射日之征后的辉煌,早已沦进泛黄的纸张书页之中,觑不见半丝踪影。

聂怀桑每日浑浑噩噩地躲在清河的仙府里,能不出去就不出去,把自己关在祠堂里,抱着大哥的灵位,擦了一遍又一遍。

有咸涩的水一滴一滴地落在上面,永远也擦不干。

 

 

最终,聂家仙府大门轰然倒塌,一身金衣的敛芳尊背手站在漫起的尘埃中,笑容一如当年。

他被关进密室里,吊起来,听着曾经的三哥用娓娓道来的语气,向他详尽无比地诉说,当年他是如何在一个月里,一天,一天地,用琴音瓦解聂明玦的心智。最后,正如他所料一般,赤烽尊在聂家清谈会的当天,反噬发狂,爆体而亡。

金光瑶似乎极为得意,语气中都带上了一丝愉快的轻灵。不得不说,杀死聂明玦,似乎是他这辈子干的最干脆利落的事之一。

可随即那花一样的容色又在瞬间枯萎——那是他正说到,他故意诱来聂明玦,听到他与蓝曦臣在密室中的对话。

……蓝曦臣。

 

烙铁毫无预兆地印上聂怀桑的右脸,滋滋地发出煎烤皮肉的声响,一丝焦香混合着满室血气,直欲令人作呕。

聂怀桑死死咬着牙,一声不吭。

他恨。

他恨透了。

若是早知大哥过世的真相,那么纵使是被刀灵侵扰又如何?纵使最后逃不过爆体而亡不得善终又如何?拼了这条命,他也要习好聂家刀法,杀上金麟台,撕了这个人面兽心的小人作伪的面具,为他的大哥报仇。

可他只是个废物,到死都只是个废物,是世家中的笑柄。撑不起家,报不了仇,直到最后被人不人鬼不鬼地关在这间密室里,折磨至死。

——可他不甘心啊!!!

 

 

随着身体意识的回归,聂怀桑渐渐察觉到他似乎躺在一个什么柔软的东西上。

等等……这不是在那间密室!

他猛地睁开眼,目光所及处,青色的帐顶垂下蜿蜒柔软的纱帘,让他有瞬间的怔忡。

这是……他的房间?

金光瑶放了他?

不可能,他既敢在自己面前说出那个秘密,就绝不可能再放聂怀桑出那间密室。

聂怀桑艰难地侧过头,方才的丫鬟一见他醒来就惊喜过望大喊大叫着跑出了门外,倒是独留他一个人对着帐顶发愣。

余光中,屋里又进来了一个人。在看清那人的一瞬间,聂怀桑睁大了眼,眼泪几乎是控制不住地流下。

“庚叔?!”他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的老人,分明……分明……他为了保护聂怀桑,早已惨死在金光瑶的恨生之下!

聂长庚老泪纵横地跪在榻前,重重磕了几个头,“二公子,二公子……老奴该死啊……老奴没能保护好二公子,也救不回宗主……”

翕动了几下嘴唇,却终是再也说不下去。

聂怀桑几乎是滚下榻的。

聂长庚吓得连忙接住手脚不便的聂怀桑。

“我大哥,大哥他怎么了?!您说话啊!!!”聂怀桑大吼道。

老人默默流泪,看着聂怀桑的目光中带着不忍与怜悯,最终也只是……缓缓摇了摇头。

聂怀桑一下子瘫坐在地上,浑身止不住地发抖,极度的震惊与愤怒之下,竟是连半滴泪也流不出来。

“二公子……”聂长庚看着他这幅模样,生怕他乍听此消息崩溃,握着他的双臂,泣声唤道。

聂怀桑木然地看着他,似乎连眼珠子都转不动了。他僵硬地转过脖子,看向老人,目光渐渐凝在聂长庚腰间的佩刀上。他猛地伸手,拔出长刀,挣扎着站起身,双目赤红,竟隐隐已是有了发狂之兆。

“金光瑶呢!我要杀了他!”

“二公子!二公子!您这是要做什么!”聂长庚连忙抢下他手里的刀,“若非金二公子与蓝宗主撑住局面,如今情势只怕更为混乱啊!”

聂怀桑被人夺了刀,茫然地看向自己双手。左腿一阵剧痛,他支撑不住地跪倒在地,悔恨,懊恼,最终只能化为一腔诉不出的怨愤,一拳又一拳狠狠地打上地面上的石砖,凄声喊道:

“他……他杀了大哥啊!”

话音未落,抬起头来,已是满面泪痕。苦涩的泪水流入唇角,聂怀桑几乎是忍不住地号啕大哭起来。

聂长庚一惊,慌忙捂住聂怀桑的嘴。残害一门宗主之罪,非同小可,如今聂家上下大乱,此话若是被旁人听去了,不知还会生出怎样翻天的波澜。

“怀桑可是醒了?”正在此时,门外突然传来一个关切的声音。

聂怀桑此刻再度听见那声音,魂魄都快吓飞了。金光瑶在密室中折磨他的场景在脑海中一幕幕闪过,那剜肉刺骨的疼痛都已死死刻进灵魂里,连带着身体都忍不住剧烈地发起抖来。

聂长庚抱着他,看着聂怀桑只是听见声音就被吓成这般,更是心疼不已。

金光瑶站在门外,半晌没听到回应,又轻扣两下。这次,门里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二公子已经醒了,只是……还请金二公子稍后再来吧。”

伴着这话语的,还有少年隐隐约约的啜泣声,金光瑶只好道:“既如此,我便不打扰了,怀桑好生休息,莫太伤神了。”

再无回应。金光瑶轻叹了口气,步出外院。

 

 

屋内,聂长庚扶着聂怀桑坐回榻上。聂怀桑闭着眼,久久不言,身体还在微微发抖,脸上泪渍干了,黏着几缕头发,看起来分外狼狈。

良久,还是聂长庚先打破这死寂:“二公子方才所言,可有证据?”

聂怀桑一震,随即无力地摇了摇头。

主仆二人沉默了。没有证据,仅凭聂怀桑一面之词,金光瑶人缘又是极好,根本不会有人相信聂怀桑的话。更有甚者,还可能会被金光瑶反咬一口,让清河聂氏再给世家留下一个诽谤他人的印象,更为人所不齿。

聂长庚还想再劝慰几句,却突然听见聂怀桑哑着嗓子开口。

 

“但我可以找。”

 

他睁开眼,眼底静无波澜,像一潭死水。可往深处,却又似乎有一点一点冷厉的光芒在跳动。

 

【我会找到证据,一条一条,一件一件,摊给天下人看。】

 

他一闭上眼,就看见他拖着被砍伤的一条手臂、一条腿,努力地朝大哥那边挪,含着眼泪叫道:“大哥!是我,你把刀放下,是我啊!”

 

【我要他付出代价。】

 

他一闭上眼,就看见金光瑶站在一片汪洋血海之中,身后是聂家二百三十余口,四百多只眼睛死死瞪着天空……死不瞑目。

 

【我要他身败名裂。】

 

他一闭上眼,就看见大哥就在他面前,眼角流出血来,山一般高大的身躯重重倒下。

 

他一字一句道。

 

 

【我要他下地狱。】

 

 

-完-



-------

我真的不是欺负瑶妹啊……你看我这么爱他怎么舍得欺负他……江山与美人不可兼得嘛……

蓝大对聂大说,要孟瑶去浇熄他的火,但他却不知道,一直以来,他才是唯一可以浇熄金光瑶心里那簇火的人。

老家仆的设定是我私心_(:_」∠)_



评论 ( 3 )
热度 ( 26 )

© 孟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