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槐

前方遍地是坑,请注意脚下
(因为乐乎不方便切号,所以可能会很杂食)

【颜奕铭X李繁花】曲江游.上 (h预警

※冰燃烧的尺度同人,cp见标题
※诱受慎,h慎!

----------

槐花黄,举子忙。

待到金花帖落,踏得青云殿上。

【一】

天气有些阴沉沉地闷,重华殿里门窗却闭得紧紧的。殿中点着几座红釉宫灯,烘着殿内的温度也是暖融融的。

李繁花躺在颜奕铭的腿上,闭着眼睛养神,颜奕铭左手一下一下抚着他的头发。桌案上都是今年殿试刚下来的策论,刚出炉还热乎着,一股脑儿地被礼部尚书送到皇帝这儿来,顺便打断了两人恬不知耻的白日|宣|淫。


“繁花,你看看这篇。”

李繁花从颜奕铭怀里懒懒探起身来,声音还带着点睡梦中软糯的鼻音:“恩?”

“倒是和你的风格有些相像呢。”颜奕铭揽过李繁花的腰,凑到他耳边。

今年殿试的题目策问的是关于常平仓的利弊[1]。关于常平仓的问题,自汉耿寿昌设立此制以来,历朝历代废废立立,争论不休。去年西南大旱,弄得两人焦头烂额。如今颜奕铭有心再复置此制,以此为题,既是一个讯号,亦是想看看这届考生的能力。


“哪里像?”

李繁花还有些郁闷。方才正到兴头上,两人气息都乱了,衣衫半解,端的是春色无边——突然被那没眼色的老家伙打断。老尚书走了之后,李繁花本想继续,谁知颜奕铭却不领情,说了声“别闹”竟扔下他开始看策论。李繁花气急,干脆也不理勤奋的皇帝,倒头就睡。

他半睁了眼,就着颜奕铭的手粗粗瞟了一眼:“哪像啦?!若是我做,比他好一百倍!”

“是。”颜奕铭有些哭笑不得。说着,在卷子上画了一个红圈。

“诶?你给点了第三?”李繁花看见颜奕铭这番动作,倒是起了兴致,伸手抢过那张卷子,坐起来细细读了起来。

半晌,他放下策卷,双手揽住颜奕铭脖颈:“文辞清丽,才识兼茂,倒是个人才。这人叫什么来着?”边说边去看策卷上的姓名。

“楼初定。”颜奕铭帮他答了。

“楼氏,似乎不是京中的大家?”李繁花伸手又捞了一本,“不过,这个才是第三,陛下的状元倒是准备给谁啊?”

“我还没看完,只是初步排个序,或许后面还有更好的。”

颜奕铭说着,似是想到了什么,突然笑了起来,看得李繁花有些莫名其妙。

颜奕铭看了看李繁花,伸手勾起他的下颌,执笔在眉心用朱砂点了一点,乍看上去,就像一颗艳红艳红的朱砂痣。他笑道:“国师不是说比第三名好一百倍吗?不如,这状元便给国师如何?”

李繁花显然没料到颜奕铭会突然这么说,微愣了愣,突然一扬头:“贵人给的多没意思,若是明年贵人准我个机会去考,繁花不才,不说状元,混个进士及第还是可以的。”

“国师这般自信?当初太傅教你那些东西,你还记得多少,就不怕这后浪推前浪?”

“是啊,祗看后浪催前浪,当悟新人换旧人[2]。”李繁花手一扬,手中策卷哗地在浮空中展开,“这些,便是陛下朝思暮想的新人,而臣呢,便是那年老色衰的旧人。等新人一进宫,这里,只怕是再也容不下微臣的位置咯。”说着,一只修长纤白的食指点上颜奕铭心口,隔着衣服轻轻扣了扣,带着点酥,带着点麻,直叫人心痒难耐。

颜奕铭顿时后悔起之前的一时嘴快起来,拉下那细白莹润的手指,放在唇边一吻,“国师大人这是逼着朕表忠心吗?“

“陛下说笑了,繁花万万不敢。”李繁花笑起来,又仰倒回颜奕铭腿上。

(新手上路,不管不顾)

 

--tbc--

下一章

 


---------

[1]道光十八年殿试策问:汉耿寿昌筑常平仓,时称便矣;后汉刘般谓常平仓有利民之名,而内实侵刻百姓,其故安在?
[2]出处:宋·文珦《过苕溪》


---------

因为卡剧情而无限停止在百分之九十的一篇h,老天保佑我能弄完它……你一篇肉要啥剧情?啊要啥剧情!

lofter客户端太反人类了,发个文还要百度一下怎么发orz

第一次开车开的不好请见谅,开完了还不知道怎么hx地发出来请见谅,求老司机带路!

评论
热度 ( 3 )

© 孟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