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槐

前方遍地是坑,请注意脚下
(因为乐乎不方便切号,所以可能会很杂食)

【冰燃烧的尺度】花夭 (颜奕铭×李繁花) |为欢、、

※拆CP注意!

※颜奕铭×李繁花

※架空同人,非剧情向

※诱受美受单纯受,雷者慎入

※渣文笔,渣剧情,OOC严重

电梯:  若梦、

-------------------------------------------------------------

二、为欢


看着自家屋里那个似乎有着无尽的生命力,上蹿下跳东奔西跑个不停的花妖,颜奕铭深深为自己那夜着了魔般的荒唐行径感到头疼。

天知道一梦醒来发现梦中的花妖正趴在自己身边睡得香甜,雪一般的肌肤上遍布昨夜自己所留下的殷红的痕迹的场景……多么错乱。

这算是……美梦成真吗?

 

正想着,伴随着一袭清甜的香风,颜奕铭只觉眼前银光一闪,一个身影已经扑进了自己怀里。

银色的及踝长发随意地披散着,长裾下裸着净白的足,花妖在颜奕铭的怀里抬起头来,对着颜奕铭吃吃地笑,碧色的眸子里仿佛漾过一池春雨,看得颜奕铭心底一跳,手不由自主地抚上花妖的发顶,眼底漫上宠溺的笑意。

他不是没看过一些山中美貌女妖勾引书生的志怪故事,甚至之前还有些嗤之以鼻……不过,如今看来,若是那些妖精都长得如这花妖一般,颜奕铭估计自己恐怕也会成了那些个书生之一了。相处这几日,颜奕铭对花妖多多少少也有了些了解。一年前颜奕铭孤身入山,打算过梅妻鹤子的隐居日子,梅是没寻到,倒是在初秋万物凋零之际看见了一株盛开如绯色烟霞的桃树。物之反常者为妖,他不是不懂这道理,但实在是喜欢得紧,鬼使神差般地就在桃树旁安了家。而这花妖的真身,便是如今颜奕铭小院中那株四季盛开的桃树。那夜,是它第一次修得人身。而颜奕铭,便看见了之前那如梦般的景象。

或许我与这只小妖当真是有缘呢。颜奕铭嘴角弯了弯,把缠在他身上的花妖抱了下来,牵着它的手,把花妖领去了书房。花妖不会说话,并不是哑,只是它之前为树身时从未开过口发过声,自然也不知如何说话。所幸之前的一年里它听颜奕铭说话倒也听过不少,现在倒还是能勉强听懂一些简单的句子。

 

颜奕铭的书房并不大,但显然经过主人精心的拾掇,左琴右书,壁上一副颜奕铭自己临的张遷碑。阁窗外,正好可以看见那株喧嚣着一片粉色,一直盛开至现在仍不见丝毫衰败迹象的桃树,映着檐外青山屋下碧水,点染如画,恰好消去这房中素简太过,添上了几分俏丽生气。

或许是因为在颜奕铭之前从未遇见过人,花妖全然是小孩子心性,不谙世事,看什么都新鲜,看见一支笔也能好奇地玩上半天。想到这里,颜奕铭看了看一脸天真烂漫的花妖……自己这算不算诱拐孩童啊?

“小妖,”颜奕铭走过去,拿掉花妖手中的笔,神情突然严肃了,“记住,以后不准要不认识的人的东西,更不能跟着不认识的人走。”

花妖死死地盯着那支被颜奕铭抢去的笔,也不知听没听懂。

颜奕铭有点急了,把拿笔的手背到了身后:“你听懂我的话了吗?”

花妖眼见那支一端黏着又顺又滑的一撮小白毛的棍子不见了,下意识地叫了一声,却又不敢违抗颜奕铭的意思,只得委屈地点了点头,眼眶里已经兀自包起了泪水。

真是个爱哭的小鬼。颜奕铭有些头大,只好把那只羊毫笔又放回了花妖的手中。眼见那即将决堤的闸口总算是堵住了,他舒了口气,转身走到了书桌前,摊开一张白宣,用一方蓝田玉镇纸压住,这才向花妖招了招手:“小妖,你过来。”

花妖抱着失而复得的“宝贝”走到颜奕铭身侧,颜奕铭轻轻抬起他的右手,把笔在花妖的掌心里竖起来,又调整了一下它持笔的姿势。花妖的手柔软如婴孩。颜奕铭轻轻地将那只细嫩纤长的素手包进掌心,也把那个素白淡香的身体揽进怀里。他就着花妖的手将笔偏倒、蘸墨,附在花妖耳边,柔声道:“小妖,小妖,我总不能一直叫你小妖吧,那……我给你起个名字可好?”

话音未落,他已握着花妖的手移到纸上。沾染着墨色的笔尖在纸上缓缓淌过,一笔一笔地洇开。

两个字,白底乌墨,却仿佛在宣纸上蜿蜒出一卷色蕴斑斓的锦簇花枝。

花妖静静地看着墨笔在纸上游走,碧色的眼底沉淀着从未有过的认真。待颜奕铭回锋、收笔,花妖看着在雪白的宣纸上妖娆绽开的墨迹,深潭般平静无波的眼眸竟渐渐亮了起来,粼粼地泛起了层层叠叠的涟漪。

颜奕铭搁了笔,笑着道:“‘繁花’,你的名字,可还喜欢?”

花妖半饷没出声,安静得似乎连呼吸声都屏去了。颜奕铭怕它不喜欢这名字,正要低头去看,耳边却突然传来一个脆泠泠的声音:

“……繁花……”

声音虽轻,却十成十地落进颜奕铭耳根,乍响如惊雷。他一把拉过花妖面向着自己,声音里有些压不住的颤抖:“你……刚才说什么?”

花妖没有看他,依旧自顾自地转头盯着白宣上的两个字,眼底的光华却越来越盛,眸子里缥碧的玉色仿佛在流动,如同幽深的冰洞里壁顶上映出的水纹波光。

颜奕铭知道自己没有听错,这屋里只有他和花妖两人,刚才那一声……是繁花说出来的,是繁花说的第一句话!

颜奕铭看着花妖玉雕般的侧脸上嘴角渐渐弯起,然后它转过头来,碧色的眼眸看着颜奕铭,脸上是一种颜奕铭之前从未在它身上见过的笑容,浅淡温和,带着三分的腼腆。它笑着,花瓣般粉嫩通透的嘴唇动了动:“……繁花……”

颜奕铭又惊又喜,忍不住低头含住繁花的唇亲了下去,借着亲吻的间隙,含含糊糊的叫着那个在他心里翻涌了很久的名字:“繁花……繁花……”

待到颜奕铭放开繁花时,花妖白皙的双颊已然飞起了两片绯云。颜奕铭几乎有些把持不住,他稳了稳情绪,道:“繁花,这是你的名字,一定要记住了。”又指着桌上的两个字,“这是你名字的写法,也要认得了。待日后学字时,我再教你如何写你的名字。”

繁花乖巧地点了点头。

颜奕铭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没忍住,问道:“繁花,那……你可识得我的名字?你会读我的名字吗?”

繁花张了张口,却没发出声来。

颜奕铭心里一动,又抓起笔,就着写了“繁花”二字的那张纸,用最快的速度工工整整地写下“颜奕铭”。他认真地注视着繁花,道:“颜——奕——铭——”

繁花的眼神在白宣和颜奕铭身上转了好几个圈,终于开口:“颜……”

颜奕铭突然却开口打断。他用手遮去“颜”字:“不不,繁花……叫我奕铭就行了。”

繁花被突然打断,不满地嘟起了嘴,不做声了。颜奕铭心里猫挠似的,修长的手指在白宣上来来回回的指着:“奕——铭——,奕——铭——,很好念的,繁花你一定会。”繁花笑着看颜奕铭着急的模样,好一阵儿,才终于在颜奕铭炽烈的期待眼神下不得不投降,攒了一会儿,缓缓开口道:“……奕铭……”

“哈哈!”颜奕铭笑着把繁花从地上抱起来转了好几个圈,直转得它头晕目眩。颜奕铭的手指又移到“繁花”上去,念道:“繁花。”

繁花也跟着念:“繁花。”

“奕铭。”

“奕铭。”

……

繁花的声音清泠泠的,好似雾山泉水,颜奕铭听得心旷神怡,这种无聊的游戏也直让他重复了半炷香的时间。到后来繁花实在不耐烦了,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用一种“你好无聊啊”的眼神扫了颜奕铭一眼,闭上嘴不吭声了,颜奕铭又忍不住抱住它亲个不停,握着它的手一起一笔一划地写这四个字。楷书、行书、草书,柳体、颜体、欧阳体,甚至隶书小篆,各式各样的“繁花”、“奕铭”大大小小的铺满了整张白宣。

颜奕铭拿起纸,笑道:“繁花,你说若是我将这幅字拿去说要裱起来,他们会不会以为我疯了,哈哈。”

繁花没说话,依旧坐在桌前,支着下巴笑着看颜奕铭将那一片混乱的字挂在窗边晾干。

颜奕铭走回桌前,右手抚上繁花的脸颊,弯下身去吻它的眼睛,“疯便疯吧,浮生若梦,为欢几何?明朝散发弄扁舟,于我,又有何不可?”吻一路滑到唇畔,两人鼻尖相抵唇相依,颜奕铭看着那双近在咫尺的碧瞳,仿佛世间最美的一双翡翠,清澈,纯粹,灵动,吸引着每一个见到它的人为之着迷、疯狂,“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孰知其极?我孤身来这山间,这才能够遇见你。铭此生,再无他求。”

繁花半迷糊地看着他,显然是没有听懂方才那段之乎者也的话。颜奕铭笑了笑,抱着它坐在软榻上。繁花软软地倚在他的怀里,觉得颜奕铭抱得有些紧,便不安分地拱了拱,却只换来了颜奕铭更紧锁的拥抱。

颜奕铭的声音有些飘悠:“繁花,你会一直陪在我身边吗……”

繁花在颜奕铭怀里乖巧地点了点头,想了一下又怕他看不见,轻轻地嗯了一声。

许久没有回音。繁花感觉手臂的禁锢稍稍松了些,小心地钻了出来,转头一看,发现颜奕铭竟是已经靠在软榻上呼吸平稳地睡着了。

花妖歪了歪头,有些不明白颜奕铭为何会在大白天睡着。但它还是小心翼翼地给他调整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又抱了一床被褥,搭在颜奕铭身上。花妖微凉的指尖无意间触到了颜奕铭颈边的皮肤,他无意识地皱了皱眉,繁花连忙缩回了手。

    对繁花来说,颜奕铭身体的温度就像是一个大火炉,暖暖的很是让人安心。感受着指尖残留的一丝余温,繁花忍不住又伸出手去,缓缓挨近颜奕铭的颊边。就在几乎就要触到的时候,葱白般的手指一卷,却又缩回了掌心——它害怕它微冷的体温会再次刺激到颜奕铭。

花妖咬了咬下唇,抬起另一只手,双手死命地摩擦了一阵,直搓得掌心泛红,这才终于放心地抚上颜奕铭的脸颊。

颜奕铭的五官仿佛一尊完美的雕刻,一斧一斫都蕴含着天地灵气。微暖的温度仿佛屋外初夏的阳光,繁花脸上不由地染上欢快的笑意,越加肆无忌惮地“上下其手”起来。

手下分明是一模一样的触感,心里的感觉却是与初见时似乎有了些许不同。彼时,它一心只是对面前人类的好奇,也想知道自己化出的人形与真正的人有何区别。然而现在……奕铭,与其他匆匆而过的山野樵夫,亦或是树梢枝下的飞禽走兽……他与他们,是……不一样的。

即使你不说,我也会一直陪在你身边的。繁花看着沉睡的颜奕铭,心里默默地。

    有一天,我会把这句话,亲口告诉你。

 

窗外起了风,花瓣追着风儿倾撒了漫天。几片淡粉色的桃花瓣儿轻飘飘地溜进屋,幽幽落进了桌上那张白宣里。




----------------------

上一章         下一章


评论

© 孟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