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槐

前方遍地是坑,请注意脚下
(因为乐乎不方便切号,所以可能会很杂食)

【冰燃烧的尺度】花夭 (颜奕铭×李繁花) |若梦、

※终于正正式式地拆CP了啊

※颜奕铭×李繁花

※架空同人,非剧情向

※渣文笔,渣剧情,OOC严重

※诱受美受单纯受,雷者慎入(这绝壁是一篇雷文,因为lo主已经丧心病狂地疯掉了,lo主真的好想好想看繁花变成一只桃花妖!!!)

-------------------------------------------------------------

一、若梦

那夜的月色美得像一场梦……

 

半月清空,一树繁花。

桃花雪,纷纷扬扬,遮天蔽月。清冽的月光一丝一缕地撒在漫天的桃花瓣上,轻轻缓缓地滑落,绵密而悠长。

颜奕铭看得痴了。

    天为盖,地为窖,桃花为引。

风中氤氲起隐染的花香,浓厚如桃花封存的陈酿。

    颜奕铭觉得自己已经醉了——在这过于醇厚的花香中醺然入梦。

否则怎么会看见飞舞的花瓣在空中凝成了一个人形?

 

……是梦吧

……一定是的

 

桃花瓣渐渐勾勒出那个纤细的人形,从发梢,到足尖,一点一点,不疾不徐。颜奕铭想起书生在画皮上一笔一笔细致入微地描画出一个绝世的美人,然后那美人便从画里走了出来。

他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已经完全显现出人形来的桃花的妖精,呼吸被紧紧攫住,胸口隐隐约约有些发疼。桃花幻化而成的人形静静地浮在空中,身侧无数的花瓣环绕着它飞舞。清恬的月光洒在它白皙清透的肌肤上,洒在风中扬起的银白色发丝上,在花妖周身泛起朦朦胧胧的光。

 

它忽然睁开了眼,从空中遥遥地与颜奕铭对视。

仿佛点睛一般,在它睁开眼的霎那,原本美丽却毫无生气的身体在月光里活了过来。颜奕铭清晰地看见了那双眼睛,一双绿色的,碧玉般的眼睛,勾魂摄魄,令人再也无法让自己的视线离开一丝一毫。

那真的像一双无瑕的碧玉,清澈,绝世。它看着颜奕铭,碧色的眼睛就像一面铜鉴,那里面只映出了颜奕铭一个人的样子。

毫无预兆的,花妖突然笑了,笑得很开心很天真,像个孩子一样。它在空中迈步,朝着颜奕铭的方向走来,每一步脚下都绽起金色的桃花,流光溢彩地盛开。

 

它就这样一步一步地走到颜奕铭面前。颜奕铭看着花妖与自己逐渐缩短的距离,脚下意识地就想后退。然而身体却仿佛被禁锢了一般,一动不动。

是因为在梦里,所以才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吗?

犹豫的一刹那,花妖已经走到了颜奕铭咫尺之前。很近,很近。近到颜奕铭已经可以无比清晰地在那双碧色的瞳孔中看见自己倒映于其中的身影,近到对面人的呼吸可以彼此相闻。花妖的气息中带着淡淡的花香,轻轻扑打在颜奕铭的脸颊上,仿佛一只小手在轻轻抚摸他的脸颊。

那只手在皮肤上的触感柔软仿佛丝绸,有些许的冰凉。因为花妖的右手真的抚上了颜奕铭的脸,从眉梢,到眼角,到鼻尖,到唇畔。

手停在了那里。

四目相对,眼神交缠纠葛,带着千万般未出口的低吟浅唱。

颜奕铭的心轻轻动荡了一下,然后终于在这片缠绵缱绻的花香中彻彻底底地沉沦了下去。颜奕铭只听得自己天灵处似乎发出“嗡”的一声轻响——没有永无止境的坠落,也没有无边无际的黑暗——然后就在一瞬间,世间其余的一切都急速地向远处退去。他唯一所能看见的,唯一所能感受到的,全身,全心,都只有那只花妖了。

他的整个世界,只剩下他。

 

梦里不知身是客……

一响贪欢……

 

    

    颜奕铭伸出双手,将那个赤裸的身体拥进怀里

——大梦一场

 

花妖的身体上带着淡淡的桃花香味,初生的肌肤细腻光滑如婴孩,让人甚至舍不得用大一点的力气去触碰,生怕只是这样便会触伤了它柔软脆弱的身体。颜奕铭能感觉到花妖的身体顿了顿,但却没有挣扎,亦没有迎合,只是静静地站在他的怀里,安静笔直得像颗树。颜奕铭微微偏过头,正迎上那双碧玉般的瞳孔。那双眸子里,带着些吃惊,带着些探询,更多的却是大片大片的空白。

你不需要懂。颜奕铭在心里说。然后像是再也承受不了那般单纯无邪的注视,低头吻上两片花瓣一样粉嫩的唇。花妖的唇很软,带着一点甜香,当真如花瓣一般温软醉人,只是比花瓣稍暖,比之常人的温度则又微凉,惹得颜奕铭开始发热的身体微微颤栗。他抱着花妖的手沿着它光洁的背脊向上,分花拂柳般的抚过绸缎般顺滑的银发,扣住花妖的后脑,不由自主地加深了这个吻。

花妖的唇是闭着的,这让颜奕铭微有些恼。他费了些力气用舌尖撬开花妖的唇瓣,舔舐上贝壳般滑腻的牙齿,勾上对方口中不知所措地四处乱窜的小舌,抵死纠缠不放。

就这样维持着拥吻的姿势,颜奕铭手一勾,挽过花妖的膝弯,打横将他抱了起来。

或许是因为身体突然悬空,花妖双手下意识地紧紧缠上颜奕铭的后颈。

颜奕铭抱着花妖,很慢很慢地转身。

怀中人很轻,轻到让人有一种不真实感,仿佛它随时随地都有可能便如一朵桃花瓣般随风飘散。颜奕铭不知道这个梦什么时候会离他而去,只是下意识的恐慌起来,或许,就是下一秒,花妖和这片幻境就会化作一场梦的碎片,如它突如其来的到来一般又突如其来地消散。

又或许……他会如卢生般在黄粱一梦中过完自己的一生?

生,老,病,死,浮生一梦,繁华逐烟。

这一世,会有他的陪伴吗——

 

眼前,分明是再熟悉不过的自己的小屋,此刻却仿佛被迷雾笼罩般虚幻迷蒙。薄雾在月光的映照下呈现出一种极浅极淡的粉色,颜奕铭抱着花妖,踩着轻岚轻飘飘地走进雾里。

花妖一直安安静静地缩在颜奕铭的怀里,半点声音也没有发出来,直到颜奕铭把它放在床榻上,依然浅笑着抬着那双纯净无暇的碧眸目不转睛地看着面前的人。方才唇舌交缠间的细微惊慌早已被抛到九霄云外,它甚至又抬起手,试图去抚摸颜奕铭的下颌。

颜奕铭一把握住它抬起的手,五指一根一根地扣进花妖的指缝间,掌心相扺。

花妖眼眸偏转,望着两人相扣的手,又望了望颜奕铭,眼底再次漫上了迷惑。凝了半晌,花妖终究还是学着颜奕铭的样子,五只微曲的柔荑缓缓弯了下去,很轻很轻地……触上颜奕铭的手背。

 

颜奕铭知道自己醉了,乱了,他被这花妖迷了心智,惑了清明。

颜奕铭似乎听到自己轻叹了一口气。

 

是若此为一场梦……

但愿长醉不愿醒。




-----------

下一章



评论

© 孟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