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槐

前方遍地是坑,请注意脚下
(因为乐乎不方便切号,所以可能会很杂食)

补档 聂瑶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连一根头发都没有”突然破功笑出声。瑶妹的头发想来也是极好的,又黑又滑,像缎子一样。

苏夫人:

假设聂瑶是真真正正的相爱相杀。


很多很多年后,聂明玦解封归来。


没有怨气,神志清醒。蓝大依旧在闭关,得到消息后来清河探望。


 聂大闭门不见。


聂大被分尸那些年。


瑶妹常常抱的他的头流着眼泪睡去,或者对着他的头倾诉一夜。


以前活着不能说,不敢说,说不出来的话都在那时说了。


聂大清醒后,发现棺材里的瑶妹早就魂飞魄散,尸身也被他亲手撕碎。


他死去的那些年,瑶妹尚且还有一颗头。


瑶妹死去,聂大连一根头发都没有。


他纵使讨厌怀桑的阴谋算计,可是毕竟是亲弟弟,他没有像当初逼迫瑶妹那样对待怀桑。



 这时聂大才意识到自己到底有多么的厚此薄彼。


那些年瑶妹抱着他的头对他示爱表示伤痛的记忆都在折磨他。




然后呢,没有然后了。


聂大后悔,蓝大遗憾。


瑶妹,再也没有了。


没有坏人的世界很美好……


如果蓝大和聂大也这么认为就更好了。 



评论 ( 2 )
热度 ( 49 )
  1. 孟槐苏夫人 转载了此文字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连一根头发都没有”突然破功笑出声。瑶妹的头发想来也是极好的,又黑又滑,像缎子一样。...
  2. 故梦笙歌いº、苏夫人 转载了此文字

© 孟槐 | Powered by LOFTER